超声阴性的早期非肿块型乳腺癌在钼靶及磁共振检查中的影像学特点

论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0-10-07
 

  乳腺癌是临床上常见的恶性肿瘤,但是原发性乳腺癌并不致命,随着病情的不断发展,将会引起肿瘤细胞发生脱落,且脱落的癌细胞能随着血液、淋巴液播散全身,从而形成转移瘤,威胁患者生命[1]。早期乳腺癌可行保乳手术,5年生存率I期可达90%-95%,因此早确诊、早治疗对于该病治疗效果和生存率均非常重要。超声是乳腺癌患者中常用的筛查方法,虽然能帮助患者确诊,但是对于早期非肿块型乳腺癌具有较高的漏诊率,导致患者丧失了最佳诊疗时机。研究表明[2]:将钼靶及磁共振检查用于超声阴性的早期非肿块型乳腺癌患者中能获得较高的检出率,但是其影像学特点缺乏研究。因此,本文采用随机对照方法开展研究,探讨超声阴性的早期非肿块型乳腺癌在钼靶及磁共振检查中的影像学特点,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临床资料
  选择2014年4月-2018年11月超声阴性的早期非肿块型乳腺癌患者58例作为对象,年龄(26-75)岁,平均(56.83±6.89)岁。患者中,左乳23例,右乳20例,双侧15例。纳入标准:(1)均符合早期非肿块型乳腺癌临床诊断标准,且患者超声检查均呈阴性;(2)符合钼靶、磁共振检查适应证;(3)均能遵医完成相关检查、诊断;排除标准:(1)已经确诊的乳腺癌或检查前行放疗、化疗及免疫治疗者;(2)合并精神异常、脑血管疾病或预计生存期低于3个月者。本研究均在伦理委员会监管下完成。
  1.2方法
  所有患者经手术病理组织检查(金标准)最终确诊,术前患者均采用钼靶、磁共振检查。(1)钼靶检查。采用豪洛捷乳腺钼靶机检查,检查前加强患者宣传、教育,让患者对钼靶、乳腺癌有全面的认识与了解。检查时行双侧乳腺头尾位、侧斜位摄片,对于疑似乳腺癌患者增加侧位摄片,必要时进行局部点压检查;对于病灶部位进行局部放大摄片[3]。(2)MRI检查。采用西门子3.0磁共振进行检查,采用横断面、双侧矢状面、脂肪抑制T1WI完成MRI增强扫描,增强扫描前注射对比剂。将最终得到的影像图片由医院2名影像医生进行共同阅片,对于无争议的影片视为最终结果;对于存在争议的影片则邀请第三位医生进行阅片,最终诊断结果符合少数服从多数原则,将钼靶及磁共振检查结果与金标准进行比较;统计并记录钼靶、磁共振检查患者影像学特点[4]。
  2结果
  2.1不同影像检查在超声阴性的早期非肿块型乳腺癌患者中诊断效果
  58例超声阴性的早期非肿块型乳腺癌患者均经手术病理检查确诊,均完成钼靶、MRI检查,钼靶X线检查确诊53例,与金标准诊断符合率为91.38%,见图1;MRI检查最终确诊55例,与金标准诊断符合率为94.83%。钼靶X线联合MRI检查最终确诊57例,与金标准诊断符合率为98.28%,见图2。
  2.2钼靶与MRI的影像学特征
  钼靶检查中表现为钙化(区域性、段样、线样、簇点状)30例、局灶性非对称影16例、结构紊乱7例、结构扭曲5例,部分影像表现为重叠交叉,重叠部分归为其中一类;见表1。MRI检查中主要以增强扫描序列、DWI序列评估病灶,增强扫描序列病变表现为片状不均匀强化灶(不规则小片状、区域性、段样)39例、线样强化灶8例、不规则肿块型强化11例;DWI序列病变均呈高信号征,ADC值平均波动范围为1.02±0.279mm2×10-3/s;并生成时间-信号强度曲线(TIC):流入型15例、平台型29例、流出型14例;见表2。
  3讨论
  近年来,钼靶及磁共振检查在超声阴性的早期非肿块型乳腺癌患者中占越来越重要的地位。钼靶是乳腺癌筛查的首选检查方法,微钙化是导管原位癌最为常见的表现,且80.0%-90.0%病理可见微钙化,其次为局灶性非对称影。利用钼靶在微钙化中具有明显的优势,并且该方法利用特殊的光电转化技术,能获得较高的图像质量,具有精准的自动曝光装置,在降低散射线的同时显著提高图像的对比度,能实现图像质量与低辐射剂量。但是,钼靶检查时常受到腺体类型影响较大,导致诊断敏感率相对降低。MRI则是继钼靶及超声检查之后进一步的检查项目,对于早期乳腺癌的诊断有明显的优势,能不受乳腺密度的影响而发现隐性乳腺癌,更大程度地为临床诊疗提供影像学依据。MRI用于乳腺癌患者中可以利用其增强扫描序列、弥散DWI序列进行诊断,对病灶的检出率具有较高的敏感性。临床研究表明:MRI用于早期乳腺癌患者中无论何种病灶分期,均会表现出明显的强化,其中以片状不均匀强化方式为主,ADC值平均范围在1.04±408mm2×10-3/s左右,线样强化占较少的比例,且ADC值相对来说比较高,而以不规则肿块型强化方式的乳腺癌,其ACD值相对最低,说明肿瘤恶性程度较高;根据其动态增强时间
  -信号曲线(TIC)结果,我们可看到对于早期非肿块型乳腺癌而言TIC均可表现为流入型、平台型及流出型,但以平台型为主,而流入型及流出型曲線所占比例较少,其中流入型中曲线斜率较大,曲线达到峰值较快,不像良性病变曲线呈缓慢上升型。因此,临床上超声阴性的早期非肿块型乳腺癌患者中应加强患者钼靶检查,钼靶检查对于钙化的优势,及乳腺结构局灶性非对称影、结构紊乱及结构扭曲相对于超声检查来说更为直观;对于难以确诊患者可联合MRI检查,提高临床确诊率[5]。
  综上所述,X线用于超声阴性的早期非肿块型乳腺癌患者中具有较高的检出率,基于其对钙化征象敏感,但因其常受到腺体类型影响较大,故联合MRI检查有助于提高早期非肿块型乳腺癌检出率,为临床诊疗提供的影像学依据。
  参考文献:
  [1]杨勇,杨一林,吕秀花,等.多模态影像技术在早期乳腺癌诊断中的对比研究[J].中华超声影像学杂志,2016,25(7):603-607.
  [2]朱灿,沈严严.影像学评价三阴性乳腺癌新辅助化疗疗效的研究进展[J].中国临床医学影像杂志,2016,27(12):904-906.
  [3]苑著,屈翔,王宇,等.钼靶、超声、乳管镜下放置定位针在引导切除触诊阴性乳腺病变中的应用探讨[J].中国实用外科杂志,2016,36(4):441-444.
  [4]张海丽,刘小静,庞慧燕.非肿块型乳腺癌的超声表现与其病理特征的相关性研究[J].中国临床医学影像杂志,2017,28(9):617-619.
  [5]周鹏,张家庭,王先明,等.微创旋切术在乳腺BI-RADS4A类“微钙化非肿块型”病灶诊治中的应用[J].中国超声医学杂志,2016,32(7):594-59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