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名师论文网
教育教学

教育理论| 中等教育| 高等教育| 职业教育| 英语教育| 语文教育| 化学教学| 物理教学|

经济管理

经济学| 财政税收| 证券金融| 会计审计| 管理学|

卫生医学

医药学| 医学| 临床医学| 护理学| 外科|

理工科类

计算机| 理学| 工学|

您当前所在位置:

全站搜索:

雇佣早犯罪仙习惯国际法对私营军事公司的规制

时间:2014-04-09 14:39来源:未知 作者:未知请联系更改 点击:
一、雇佣军犯罪化习惯国际法的形成 国际习惯是国际法最古老和最原始的渊源,在国际条约出现之前就有了国际习惯。《国际法院规约》第38条第1项(丑)款规定,国际习惯,作为通例之证明而径接受为法律者。可见现代国际法将习惯作为国际法主要的渊源之一。一项习

  一、雇佣军犯罪化习惯国际法的形成

  国际习惯是国际法最古老和最原始的渊源,在国际条约出现之前就有了国际习惯。《国际法院规约》第38条第1项(丑)款规定,国际习惯,作为通例之证明而径接受为法律者。可见现代国际法将习惯作为国际法主要的渊源之一。一项习惯国际法规制的存在需具备两个要素,即国家实践(LISUS)和法律确信(opinio juris),后者是指确信该实践是一种法律上的要求,禁止或准许。正如国际法院在“北海大陆架案”中所述:“要形成一项新的习惯规则,有关行为不仅必须足以构成一种确定的做法,而且还必须由法律确信相随。”一项习惯国际法的形成还要求实践具有一致性和连贯性。根据国际法院在“北海大陆架”案中确定的断定一项习惯国际法是否存在的方法,判断雇佣军犯罪化习惯目际法的存在的途径应从国家实践与法律确信两个方面寻找证据。由于实践和法律确信难以严格区分,密集的实践足以证明法律确信的存在。因而本文将就国际社会关于雇佣军问题的实践予以阐述,并发现雇佣军犯罪化习惯国际法的法律确信。

  (一)国家实践

  对于形成一项习惯国际法的国家实践应包括国家的实际行动与国家言辞。实际行动包括,例如,在战场上的行为与武器的使用等,而言辞则包括:国家立法、国内判例法、外交抗议、官方法律顾问的意见、政府对于条约草案的意见、行政决定和规章、在国际法庭上的申诉、在国际论坛上的声明以及政府对国际组织通过之决议所持的立场等。

  许多国家的立法规定,外国雇佣军参与武装冲突须依法加以处罚。越南刑法第344条规定,招募、训练或使用雇佣军反对越南友邦或反对民族解放运动的。判处10年至20年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充当雇佣军的,判处5年至15年有期徒刑。e11998年生效的《南非外国军事援助法案》规定,禁止任何人在南非境内招募、使用或者训练、或者资助、参与雇佣军行动。澳大利亚1978年刑法规定,在澳大利亚招募雇佣军是犯罪行为,澳大利亚公诉处主任负责依据该规定起诉嫌疑人。奥地利刑法规定组建军事组织、建造武器库与威胁奥地利中立的行为应承担责任。法国正寻求将雇佣军活动纳入其刑法的管辖范围。希腊法律规定参加雇佣军违法。意大利刑法规定,禁止所有雇佣军活动,雇佣、利用、资助与训练雇佣军者应被判处4至14年有期徒刑。挪威法律规定,组建、参见和支持具有军事性质的私人组织是犯罪行为。葡萄牙刑法禁止葡萄牙人参加雇佣军活动。俄罗斯刑法第359条规定,招募、训练或资助雇佣军,与雇佣军参与武装冲突是犯罪行为。瑞士刑法禁止瑞士人加入旨在海外作战的部队。乌克兰刑法第63条规定,雇佣军活动是犯罪行为。最高可判处lO年有期徒刑。其他采取惩治雇佣军立法的国家还有阿塞拜疆、白俄罗斯、格鲁吉亚、哈萨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等国。

  作为雇佣军活动的受害者,非洲国家开展了对雇佣军的审判,例如,1970年在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1971年在苏丹,1976年在安哥拉与1981年在塞舌尔发生的对雇佣军的审判。1971年苏丹对罗尔夫·斯蒂纳的雇佣军行为进行审判。但由于苏丹刑法上没有雇佣军罪名而只以其他罪名对其判处刑罚。另外,尼加拉瓜对美国支持的反尼加拉瓜政府的非尼加拉瓜籍的人员进行了审判,但由于尼加拉瓜刑法没有雇佣军罪,而只以危害公共秩序与安全罪对其审判,但尼加拉瓜政府认为其是雇佣军。

  1976年,安哥拉人民革命法庭对13名雇佣军进行审判。法庭对其指控的罪名是雇佣军罪。被告人被控违反了非洲统一组织的两项决议与四项联合国决议。被告还被控犯有危害和平罪,因其行为违反了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确立的规则。法庭判决这13名被告犯有雇佣军罪,九名被判有期徒刑,四名被判处死刑。法庭援引了联合国大会的决议与非洲统一组织的声明,以确定雇佣军是被各国确认的犯罪行为,应予以惩罚。法庭进一步认为,不仅雇佣军本身犯有罪行,而且,其国籍国、支持招募雇佣军的国家与向雇佣军支付金钱的国家都犯有罪行。此外,安哥拉政府还邀请国际专家组成雇佣军问题国际调查委员会,并做出建议,最终形成关于禁止使用雇佣军的公约草案,即《罗安达公约草案》。《罗安达公约草案》规定了“雇佣军罪”的定义,成为地区层次方面来处理雇佣军问题所做努力的第一个成果。同时,安哥拉法庭对雇佣军的审判具有标志性意义,法庭在界定雇佣军罪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20世纪60、70年代,各国对于殖民主义国家利用雇佣军镇压非洲民族解放运动的行径进行了多次谴责。我国政府也多次发表声明,强烈谴责帝国主义利用雇佣军对非洲民族解放运动的镇压。1961年4月,在挫败“吉隆滩事件”阴谋后,古巴政府谴责美国利用雇佣军入侵古巴。

  以上各国立法、司法实践与外交声明上表明了其对雇佣军所持立场。许多国家的刑法将雇佣军活动视为犯罪,应承担刑事责任。安哥拉法院以雇佣军罪对从事雇佣军活动的人员进行了判决,这成为国家在惩治雇佣军犯罪方面的重要司法实践。另外,虽然某些非洲国家的法庭对雇佣军的审判并没有以雇佣军罪给其定罪,但雇佣军活动毕竟受到了该国的刑事处罚,而受害国政府始终认为这些活动是雇佣军活动。而各国谴责雇佣军罪行的声明是国家意见的一种正式表达,可以作为关于雇佣军习惯法形成的证据。

  (二)国际组织决议

  联合国与非洲统一组织对雇佣军活动给予了持续地与严厉地谴责,联合国大会还通过多项决议宣布雇佣军为犯罪行为。

  1960年第15届联大通过了题为“给予殖民地国家的独立宣言”的第1514号决议。宣言强调给予殖民地国家

  由于训练、武装、资助与支援叛军,鼓励、支持与协助其在尼加拉瓜境内进行反对尼加拉瓜政府的军事与准军事行动而违反了其依据习惯国际法应承担的不干涉他国内政的义务。此外,美国政府的行为还为违反了禁止使用武力原则和国家主权原则。国际法院的判决表明国家在使用组织、支持与训练私人武装以干涉、颠覆他国政府的行为,是对国际法基本原则的严重违反,应承担国际责任,这也暗示了私人武装对他国的干涉与颠覆的雇佣军活动是非法行为。

  自19世纪以来,随着西方国家用公民军制度取代雇佣军制度,雇佣军逐渐遭到国际社会的反对。1907年制定的海牙第5公约禁止在中立国招募包括雇佣军在内的军队与武装团体。二战结束以后,由于雇佣军活动给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威胁,严重违反了国际法基本原则,故联合国大会与安理会分别通过多个决议对雇佣军活动予以谴责。认为雇佣军与雇佣军活动是犯罪行为。加之两个雇佣军公约的通过与生效,这进一步表明国际社会承认雇佣军与雇佣军活动是犯罪行为。非洲国家对雇佣军进行了审判,判处严厉的刑罚,而且,国际法院在尼加拉瓜诉美国一案中,也间接表现出国际法院对雇佣军活动构成非法行为的态度。另外,许多国家制定了规定雇佣军犯罪的刑事法律。当然,在雇佣军问题上,一些国家也存在着相反的实践,如利用雇佣军镇压民族解放运动的殖民主义国家,以及一些非洲国家也利用雇佣军从事非法活动。但是,这种对于雇佣军犯罪化习惯国际法的背离只是少数,并不证明这一习惯法不存在。国际法院在北海大陆架一案中指出。国家实践的一致性并非绝对的,可能存在不遵守某一规则的实例并不必然意味着该习惯规则就不存在。此种情况下,背离行为会被认为是对国际法的违反,反而证明了习惯规则的存在。国际社会对于国家利用雇佣军从事破坏、暗杀与颠覆他国政权的行为从来都表示谴责,认为其违反了国际法基本原则,是犯罪行为。这从反面证明了雇佣军习惯国际法的存在。

  二、雇佣军犯罪化习惯国际法之适用于私营军事公司

  进入21世纪,联合国大会通过了与私营军事公司问题相关的决议,表达了其对私营军事公司问题的关注。在这些决议中,大会要求各国高度警惕与防止提供国际军事咨询和安全服务的私营公司招募、训练、雇用或资助雇佣军,明文禁止这类公司干预武装冲突或破坏立宪政府稳定的行动。在大会第59/178号决议中,大会请特别报告员特别注意在国际市场上提供军事援助、咨询和安保服务的私营公司的活动对人民行使自决权利造成的影响。在利用雇佣军作为手段阻挠人民行使自决权利问题特别报告员经由国际人权理事会改为利用雇佣军作为手段阻挠人民行使自决权利问题工作组后,大会在第61/151号决议中对工作组提出了类似的要求。

  大会在63/164号文件中表示,鼓励进口由私营公司提供的军事援助、咨询和安保服务的各国建立国家监管机制,对这些公司进行登记并发放许可证,以确保进口这些私营公司的服务在接收国不妨碍人权的享受,不侵犯人权;对一些国家通过了限制招募、集结、资助、训练和转运雇佣军的国家立法表示赞成;并谴责不追究雇佣军活动行为人罪责以及不追究使用、招募、资助和训练雇佣军的责任人罪责的任何形式的做法,并敦促所有国家依照国际法规定的义务,将这些人一律绳之以法。

  联合国大会决议表达了大会对私营军事公司涉及雇佣军活动的关注,认为它们的雇佣军行为破坏了立宪政府的稳定,并对人民行使自决权利造成了影响。但是。大会要求各国保持警惕,防止私营军事公司招募、训练、雇用或资助雇佣军。大会又进一步指出雇佣军活动正以新的形式、面貌和模式出现,此处是指私营军事公司正在以公司的合法形式从事雇佣军活动。从大会决议以及相关条约看,雇佣军的构成应符合两个条件,一是雇佣军应是私人武装组织,二是该组织实施的军事活动意在干涉、推翻与颠覆一国的政府,对国际和平与安全造成危害,妨碍民族自决权的行使等。那么参与了此类活动的私营军事公司理应属于雇佣军的范畴。因此,私营军事公司从事雇佣军活动也应被视为犯罪行为。

  三、雇佣军犯罪化习惯国际法局限性

  其一,由于雇佣军犯罪化习惯国际法具有不成文性质,因而在确定雇佣军概念与雇佣军活动问题上存在模糊性。国家依据该习惯法承担的义务也不明确。因而影响了它的法律效力。因此,雇佣军犯罪化习惯国际法还不能形成施加于各国在限制雇佣军活动上的强有力的义务,国家通常不会因雇佣军活动而承担国际责任,受到实质的惩罚。加之,国际刑事法院对“雇佣军活动犯罪”不具有管辖权,国际社会还没形成针对雇佣军犯罪的国际刑事机制以追究参与雇佣军活动或成为雇佣军个人的刑事责任。规制雇佣军的国际法规则还处于“弱”的态势,其作用有限。

  其二,各国与国际组织在雇佣军犯罪化方面的实践表明,雇佣军犯罪行为的范围似乎限于成为雇佣军以及与雇佣军相关的招募、资助与训练等行为,且行为目的在于反对民族自决进程、危害另一国家的稳定或领土完整的行为。那么,雇佣军犯罪化习惯国际法对于为各种客户提供广泛军事与保安服务的私营军事公司还不能形成有效的规制。

  其三,从私营军事公司兴起的深刻国际政治背景看,冷战结束后形成的一超多强的国际政治格局与非洲国家出现的暂时的权力真空成为私营军事公司兴起的重要条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在推行其国家外交战略与对外动武中十分借重私营军事公司的力量,不仅因为这些公司尤其军事专业上的优势,更因为使用私营军事公司干涉其他国家内政,乃至内战,可以避免雇佣国或国籍国的国际责任。因此,私营军事公司的雇佣国与国籍国对雇佣军犯罪化习惯国际法的适用可能予以抵制,从而弱化其法律效力。

【编辑:admin】
------分隔线----------------------------

(工作时间:8:30-23:00)

期刊版面咨询

审稿咨询